历史百科网

达芬奇绘画技巧和作品介绍

“列奥纳多属于人类,他的洞察力不是超能力,而是他有意识实践的结果,这是非常重要的,这意味着如果我们想拥有这样的能力,我们也可以通过好奇和专注于观察事物来尝试,向达芬奇学习,而不仅仅是叹息。”
技巧
1)光明黑暗法(Chiaroscuro):意为“黑暗”,意为“黑暗”,这里指的是相对于光影在屏幕上形成立体感的方法。达芬奇的浅暗伽马法还包括在油漆中加入黑色,创造不同的亮度,而不是调整饱和度或色调。例如,在他的《伯努瓦圣母院》中,圣母玛利亚的蓝色裙子从白色变成了几乎黑色。
2)加冕法(SFUMATO):达芬奇在维罗基奥学习加冕法时也学习了加冕法。这是一种模糊物体轮廓和边界的方法,使艺术家能够像我们用肉眼直接观察的那样,在没有僵硬轮廓的情况下,对物体进行着色。
这一进步使达芬奇被绘画“现代风格”的发明者称为附庸,艺术史学家恩斯特·亨布里奇(Ernst Henbridge)将加冕的方法称为“达芬奇著名的发明,模糊的轮廓和柔和的色彩将不同的身体连接起来,给我们留下了想象中的空间”。电晕法(SFUMATO)是基于意大利的“烟雾”,或者更确切地说,是基于空气中散落的烟雾。“你画的阴影和光线应该像空气中的烟雾,没有轮廓和界限。”这是达芬奇对年轻艺术家的规定。

从《基督受洗》中天使的眼睛到“蒙娜丽莎”的微笑,如同一道柔和的烟轮廓,也不限制我们的想象。因为没有锐利坚定的线条,神秘的神情和微笑是那么难以捉摸。
通过笔划法模糊的轮廓成为达芬奇作品的象征之一。阿尔贝蒂在他的“理论绘画”中提出用笔划勾勒轮廓,维罗基奥做到了。
达芬奇仔细观察了现实世界,他发现情况恰恰相反:当我们观察三维物体而没有注意到锐利的边缘时。“不要让尖锐的轮廓和图像,而是描绘烟雾的效果。”他写道:“画出阴影和它们的轮廓,让它们看不见,不要太锐利或清晰,否则你的作品会显得一动不动。”而天使维罗基奥是笨手笨脚的,而达芬奇不是。
2、把一个瞬间变成了一个故事
在埃尔米塔奇博物馆的“鲜花圣母院”里,列奥纳多也捕捉到了活泼的面部表情和动作的反应,从而将瞬间变成了历史。在这一幕中,婴儿耶稣非常喜欢玛丽亚送给他的十字花卉,正如布朗所说,“植物学家在幼年”。
利昂纳多正在学习光学,他笔下的耶稣目不转睛地看着花朵,仿佛只学会分辨背景中物体的形状。他温柔地吸引了母亲的注意。耶稣全神贯注于他母亲送来的鲜花,为马利亚的儿子的好奇心而欢欣鼓舞,母子之间的互动就像一个故事,也把它们结合在一起。这两部作品的震荡都来自母亲和孩子,他们似乎预言了未来的苦难。
多亏了波浪般的动作和情感,达芬奇不仅抓住了时机,而且作为一个剧目,介绍了戏剧。他是一位宫廷表演的艺术家和制作人,在《最后的晚餐》中,他展示了这部作品的影响,从有意的计划、双曲线动作、戏剧观点和手势开始。

3.用光泽和手指着色的精细颜料
像15世纪70年代在维罗基奥的其他作品一样,达芬奇小心翼翼地在屏幕上涂抹细腻的颜料,有时还直接用手指涂抹,从而制造烟幕,避免了僵硬的轮廓或剧变。在华盛顿国家美术馆参观这幅画后,他站得足够近,可以看到金纳威下巴右侧的达芬奇手指印,金纳威的卷发在这个地方与杜森的背景相匹配,而在树上,锋利的树枝正好伸展开来。右肩上还有一个印记。
画像中最有趣的地方是吉恩·维拉的眼睛。尽管刻意塑造的眼睑看似立体,但也很重,结果她显得更伤感。她的目光模糊而冷漠,仿佛在看我们,却什么也看不见。她的右眼似乎从远处掠过。起初,她的目光分散,偏向左侧。
但是你一个人盯着每只眼睛看的时间越长,你就越觉得它们也在盯着你看。当你盯着她的眼睛看的时候,还有另一个引人注目的地方,达芬奇用颜料表现出液态光泽。瞳孔的每一侧都有一个小的光点,从左前光束发出光。金纳威的头发上也有类似的闪光。这种完美的光泽——在光滑明亮的平面上发出的光会产生白色的闪光——是达芬奇的另一个标记技巧。
在佛罗伦萨逗留期间,他开始逐渐从主要使用鸡蛋颜料转向油画颜料,当时这种颜料在荷兰已经很普遍,后来在米兰,当他对它的应用变得更加完善时。他通过精心着色细腻的半透明色素,创造出细腻的深色对比度和柔和的轮廓,这也体现了他的深色和阴影着色。
它羽毛下的光线也是光线穿过多层颜料并反射到底漆上的结果,感觉它们就像是从人物或物体中产生的。为了在与阴影部分的对比中反映出这幅画的亮度,达芬奇之前的大多数艺术家都会在色彩中加入更多的白色。
但达芬奇知道,光不仅能使颜色更明亮,而且能让它们表现出更真实、更丰富的色调。看看天使的红色斗篷,圣母的蓝色长袍,以及阳光照射下的金色褶皱,这些地方不仅色彩饱满,而且更加精致丰富。在为专著撰写的笔记中,达芬奇解释说:“光线越多,光线越大,就越能看到真正的色彩感,光线就越大。”
4、描绘心理,从而凸显人物
《吉内维拉·德本奇》在她的绘画过程中,达芬奇还创作了一幅心理画像,用画笔捕捉隐藏的感情。这将是他最重要的艺术创新之一。从这幅画开始,达芬奇将沿着这条路走得更远,30年后在《蒙娜丽莎》中达到顶峰,这将是有史以来最大的心理画像。
金纳威嘴右角那一丝欢笑,将升华为迄今为止最难忘的笑容。这条河从遥远的边缘,似乎与金纳威的灵魂相连,将在《蒙娜丽莎》中成为地球与人类力量联系的最后一个隐喻。“金内维尔德本奇”不是“蒙娜丽莎”,甚至不说话。但你可以看到他们在同一个手中。
从《金内维尔·德·本奇》开始,女性不再被描绘成死去的模特,而是活着的人,有自己的思想和感情。
5.思考最适合一个人情绪的肢体语言,并代表角度
他画吉内维尔至少是意大利绘画的一个创新——他使用了四分之三的侧面,而不是标准的侧面,这让观众可以看到她的眼睛,正如达芬奇所说,“眼睛是灵魂的镜子”。
与头部和身体的旋转方向不同,这种相反的平衡形式是达芬奇作品的特色之一,《圣母院》中的天使也是如此。当银鼠扭动的时候,她觉得自己很自信,好像在模仿塞西莉亚,甚至扭动的方式也和她一致。塞西莉亚的手腕和银鼠的爪子微微抬起,好像在互相保护。他们是如此的活着,以至于他们甚至绝望地想要,似乎在这个非常有趣的场景中有第三个参与者:卢多维科,他没有画,吸引了他们的目光。

6、透视
与平时情况相比,达芬奇加快了从墙壁和天花板到落点的后退速度,他从自己参加舞台表演的人那里获得了这一技能。在文艺复兴时期的舞台表演中,为观众创造更深刻的视野,舞台不是长方形而是逆行。他俯身向观众,用人造的装饰痕迹遮住装饰檐口,就像达芬奇在《最后的晚餐》的顶部所写的那样。使用这种欺骗手段也从另一方面表明,他在演出中所花的时间并没有白费。
在《最后的晚餐》中,画中的房间缩小得如此之快,以至于后面的墙上有三扇可以看到风景的窗户。格子布不是按比例建造的。桌子太窄,不能吃一顿舒适的晚餐,学生们站在桌子的一边,那里没有足够的空间坐他们的座位。地板像舞台一样向前倾斜,桌子向我们倾斜。这些人物像在剧院一样站在前排,甚至手势也使他们戏剧化。

严正声明:本文由历史百科网 注册或游客用户妙手文 自行上传发布关于» 达芬奇绘画技巧和作品介绍的内容,本站只提供存储,展示,不对用户发布信息内容的原创度和真实性等负责。请读者自行斟酌。同时如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其他权益,请留言并加以说明。站长审查之后若情况属实会及时为您删除。同时遵循 CC 4.0 BY-SA 版权协议,尊重和保护作者的劳动成果,转载请标明出处链接和本声明内容:作者:妙手文;本文链接:http://www.freedefine.cn/wenzhan/8755.html

赞 ()
分享到:更多 ()
我是一个广告位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